釘十架過程身體變化的探討

釘十架過程身體變化的探討
(A Physician Analyzes the Crucifixion )
(從醫學的觀點來理解耶穌死亡那日所遭遇的痛苦。)
原作者 C.Truman Davis 醫師

幾年以前我讀到 Jim Bishop 寫的《基督死亡那日(The Day Christ Died)》裡面關於釘十字架的那段敘述之後,開始對耶穌受難時身體方面所產生的變化發生了興趣。我猛然發覺這麼多年來竟然把釘十架僅僅當成一個事件,對那個過程中經歷的可怕情狀既沒概念、也缺少什麼特別的感覺。甚至,身為一個醫生,我從來也沒想過祂真正的死因是什麼。福音書的作者對這些都沒有清楚的交代。在他們的時代,釘十架和鞭打是很常見的事,過程人人都曉得,沒有必要詳細描述,因此聖經上只寫著:「彼拉多……將耶穌鞭打了,交給人釘十字架」。雖然聖經上沒有紀錄細節,但是從生理和解剖的觀點,我們還是能夠深入看到主在受難過程中所必定經歷的事情。拿撒勒人耶穌的身體在最後幾個小時所遭遇到的怎麼樣的磨折呢?

1. 客西馬尼

耶穌身體受苦是從客西馬尼園裡開始的。聖經上說祂「汗珠如大血點滴在地上」。耶穌因為難過緊張而大量流汗﹔無論祂當時所流的汗裡是不是和有血,那樣地流汗會已經開始造成體內水分和鹽分的流失。

有人認為耶穌那時汗裡帶有血,這並不是不可能的。在極端緊張的狀態下,因為包圍汗腺的微血管破裂,而造成血與汗一齊從皮膚滲出的現象在醫學上叫做「血汗症」(Hematidrosis 或 Hemathidrosis)。如果耶穌的確是汗與血同時流,祂的身體就更容易虛脫了。雖然被捕後的緊張與孤單會對耶穌造成一些自律神經和內分泌以及新陳代謝方面影響,然而這並不是直接的傷害,卻會加速消耗,使後來的遭遇更加辛苦。

第二件在醫學上意義比較顯著的事件,是發生在大祭司該亞法面前受審時。在這裡祂第一次受到身體的傷害。先是一個差役用手掌打祂的臉,然後是一群人用拳頭和手掌毆打祂。

2. 在彼拉多面前

一夜未眠,身體也已經有些脫水,同時因為被打而到處淤青酸痛﹔天一亮耶穌就這樣被押解著走到彼拉多那裡,再從彼拉多那裡走到希律安提帕那裡,然後又走回彼拉多那裡被鞭打。按照凱撒皇帝的命令,鞭刑是有一定的方式的。首先祂的衣服要剝下來,兩手被高舉過頭綁在一根柱子上,然後羅馬兵丁開始用鞭子抽打。他們用來打犯人的是一種短短的鞭子,每個鞭子有好幾根強韌的皮條,每根皮條的頂端帶著兩個鉛做的小球。照規矩兵丁要用他最大最猛的力氣使勁揮起這個重實的皮鞭抽下去。耶穌的肩膀、背後、和腿上都是這樣被猛烈地抽打著。最初,這些重實的皮條只是割破表皮而已﹔後來,這些皮條就切進皮下組織的深層,造成皮膚微血管和小靜脈破裂,血汨汨地往外滲﹔最後連肌肉裡較大的動脈也破了,血就一直不斷地流出來。

那些小鉛球打在身上,起先是造成皮膚深層大塊的瘀血﹔後來再繼續打就使打到的地方破綻了。最後背上的皮膚好像被撕裂般,變成一長條一長條掛在底下模模糊糊、爛爛一片的肌肉脂肪和鮮血中。在負責監督的百夫長判斷犯人已經差不多會死的時候才停止鞭打。

3. 嘲笑

已經半暈過去的耶穌兩手被鬆綁之後,就跌趴在石頭地上,全身都是自己所流濕濕的血。羅馬兵丁看著這個卑微的、半死的耶穌,對祂曾經號稱自己是猶太人的王,充滿了譏笑與不屑。他們綁了一件袍子在祂肩上,在祂手裡放一根葦子當權杖。他們還需要一個王冠﹔於是他們用荊棘(一種戶外烤火時用來撥弄爐火的刺很長的植物枝子)彎起來編成一個王冠戴在祂的頭上。這個王冠被壓到頭皮上時,長長的刺割破血管豐富的組織,鮮血從頭皮不斷地流到臉上和頭頸。嘲弄完了,他們拿葦子打祂的頭﹔頭上荊冠被打到動來動去,許多傷口劃得更深更長。最後他們玩膩了,就從耶穌的背上把袍子扒掉。袍子早已被凝固的血液和血清粘在傷口上,這樣粗魯地扒下來讓奄奄一息的耶穌背上一陣劇烈疼痛,鮮血又從已經乾掉的傷口湧出來。

4. 各各他

按照猶太人的習俗,兵丁顯然是把耶穌原來穿的衣服又還給了祂。他們把十字架重重的橫木綁在耶穌肩上,和另外兩個強盜由一個百夫長帶隊,緩緩走到行刑的地點。這一段路大約六百公尺。

儘管耶穌努力站立著向前走,但是木頭巨大的重量,加上先前流過許多血,祂跌倒了。粗糙的木頭劃破札進祂頸項和肩頭的皮膚與肌肉。祂嘗試要站起來,但是沒有足夠的力氣。不願耽擱時間的百夫長抓住旁觀的一個古利耐人西門,叫他跟在後面替耶穌背那塊木頭。耶穌仍然在繼續流血,全身同時冒著冰冰粘粘的冷汗。到了執刑的地方,祂再度被扒光衣服,只留一條布圍在腰部。

釘十字架開始了。兵丁拿苦膽(一種輕度麻醉劑)調的酒給耶穌喝,祂沒有接受。他們命令西門把橫木放在地上,然後把耶穌放倒,肩膀靠在那根木頭上。一個兵丁在耶穌一邊的手腕找著沒有骨頭經過的地方,將一根方方的粗鐵釘從祂手腕的那裡深深釘進木頭去。另外一邊也同樣﹔釘的時候他們特別注意不使兩臂伸得太緊,讓犯人有一點屈張身體的空間。然後他們把橫木和直木固定好,再在直木上端釘了一個牌子,寫著「猶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穌」。耶穌的左腳是與右腳疊在一起向下,腳趾朝下,用釘子穿過腳背釘在木頭上,讓兩膝略微能彎曲。

5. 在十字架上

當耶穌身體的重量使得身體墜向下時,手腕裡的正中神經(Median Nerve,一條在手腕及手掌中間經過的粗大神經)被釘子用力壓迫到;閃電般的劇痛從手掌穿過手臂到達頭腦,從頭到手痛的好像要爆炸那樣。

當祂反射式地用腳將身體頂上來一點時,全身的重量就加在兩隻腳壓在那根釘子上 ﹔又是火燒撕裂般的劇痛從中足骨(Metatarsal Bones)間的神經發出來。在這樣痛苦的掙扎中發生了另一個現象。

手臂漸漸疲乏無力,肌肉開始一陣陣劇烈的痙攣抽搐,造成連續不斷、要命的劇烈痛苦。這時候耶穌失去了控制雙臂肌肉的能力,軀幹垂掛在兩臂下,大胸肌(Pectoral Muscles,胸部的大肌肉)麻痺了,肋間肌(Intercostal Muscles,肋骨間的小肌肉)沒有辦法工作﹔空氣可以吸入肺裡,可是沒有辦法呼出來。耶穌掙扎著把身軀頂上來一點,好稍稍換一口氣。終於祂肺中和血液裡的二氧化碳濃度升高到一個程度,肌肉痙攣稍稍緩和了點。

6. 最後的話

祂暫時能夠隨著痙攣的抽動將身軀往上頂一下、頂一下,讓肺裡的空氣得一點交換。祂的七言是在這樣痛苦、短促的呼吸中說出來的。向下祂看見捻鬮分祂衣服的羅馬兵丁,祂向父禱告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的,他們不曉得。」

第二次,祂向悔悟的強盜說:「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裡了。」

第三次,祂看見站在下面哀痛逾恆的媽媽馬利亞,說:「婦人,看你的兒子」,然後轉向又悲傷又懼怕的少年、祂所愛的門徒約翰,說:「門徒,看你的母親」。

第四次,祂向父神哀叫:「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祂經歷了好幾個鐘頭無比的痛苦:一波一波將手臂狂扯亂扭的痙攣、一陣一陣的缺氧、背後粗糙的木頭在身體上下移動時割扯已經稀爛的皮肉時鑽心的疼痛。然後,一個新的折磨來臨了。祂的胸部開始感到要被壓碎般的痛苦,那是祂的心膜腔(Pericardial Cavity,包裹心臟的狹窄空間)慢慢地積滿血清,壓迫著心臟。

祂的生命快到盡頭了。體液的喪失已經超過極限,被心包腔積水壓迫的心臟掙扎著勉強唧送又濃、又粘、缺少氧卻帶著過多二氧化碳的血液,受盡折磨的肺慌亂地拼命要吸進一點帶氧的空氣。極度缺水的組織不斷刺激著腦子,祂喘出一口短短的氣,叫道「我渴!」有人拿海綿蘸醋送到祂嘴邊。祂的身體已經到了極限,祂感覺到死亡的寒意侵入祂身體所有的組織中。這個認識使第六句話「成了」從祂口中用微弱的氣息中吐出來。祂受苦的使命完成了,祂可以容許自己的身體死去了。用最後所能擠出來的一點氣力,祂把扯裂的腳向那根釘子拼命一蹬,把腿伸直,換了最後一口氣,說完「父啊,我將我靈魂交在你手裡」就死了。

7. 死亡

釘十架通常是用打斷犯人雙腿來結束生命的,這叫做 Crurifracture。打斷雙腿的作用是不讓他們再能將軀幹往上推,胸部肌肉的緊繃就沒有辦法放鬆,犯人沒有辦法換氣,很快就窒息死了。那兩個強盜的腿都被打斷,但當兵丁走到耶穌跟前,發現祂已經斷了氣,就沒有去打祂的腿。為了保證耶穌確實已死,兵丁拿槍刺進耶穌的肋骨間,一直刺進心臟裡面。心包腔的水和心臟裡面的血就從傷口流出來。很明顯地,耶穌的直接死因是由於缺水休克以及心包腔收縮壓迫所引起的心臟衰竭,而不是一般釘十架者死亡的原因窒息。

耶穌是這樣為我們 ── 為你、為我死的。

From New Wine Magazine, April 1982.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Arizona Medicine, March 1965, Arizona Medical Association.
Dr. C. Truman Davis is a graduate of the University of Tennessee College of Medicine. He is a practicing ophthalmologist, a pastor, and author of a book about medicine and the Bible.
編寫者:曾履元。著作權保留,但歡迎自由轉載。

"Chinese" 一個對中國人帶有種族侮辱的稱呼

我來自一個叫做「中國」或「中央之國」的國度,英國人將其稱為「China」。我在美國已經生活了十年了,期間我碰到了一些非常怪異的事情並且意識到了「Chinese」;實際上是對我們中國人的一種蔑稱。這裡我願意同各位同胞分享我的觀點和想法。

去年我在田納西州的納什維爾市中心乘坐電車時同司機聊了一會天,他收養了一個韓國男孩。令他大傷腦筋的是他的兒子在學校裡經常被其他男孩捉弄,並將其兒子稱為「Chinese」。他的兒子每天都哭著從學校回來並且感到非常痛苦。這個司機讓他兒子告訴其同學他不是「Chinese」,而是「韓國人」,或者「韓裔美國人」。

我當時就在捉摸為什麼那些學校裡的小孩不管那個男孩叫做「Korean」來侮辱他呢?

1991年的冬天,我去辛辛納提市見我的女友,在大街的一個角落有一群年輕人在那裡,他們看見我走過來。令我吃驚的是他們竟然拿我開心:指這我喊道:「Chinese,Chinese。」。我當時還是不太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還有一天在我下班後走向停車場的途中,一個無家可歸的男子攔住我乞討,我想了一會說:「對不起,沒有。」再次令我驚奇的是這個流浪漢居然生氣了,並且對著我叫到:「Your Chinese。」

我已經懷疑很久了,現在我突然明白了「Chinese」實際上是一個種族蔑稱。在英語中,英國人過去將非洲人叫做「黑鬼(Nigger)」而將黃種人叫做 「Chinese」。 在前面我講的第一件事情中,那些學校裡的小孩完全知道電車司機的兒子是一個韓國人;但是將其叫做「Korean」沒有任何意義,而將其叫做「Chinese」卻是對那個男孩的侮辱和輕視。因為在英語中,英國人用後綴「-ese」來表示那些他們認為「低等的」、「不重要的」、「弱小的」、「怪異的」、「帶有疾病的」、「從蟲子演變而來的種族」;他們蔑視和厭惡這些種族。這些種族包括中國人、日本人、越南人、葡萄牙人。(Chinese、Japanese、Vietnamese、Portuguese)。他們用「-ese」來羞辱我們,同時他們用後綴「-an」來表示那些所謂「優等」的種族,例如美國人、加拿大人、英國人、德國人、加州人、德州人。(American、Canadian、Britain、German、Californian、Texan)。這就是為什麼那個一文不值的流浪漢居然叫我「Your Chinese」,而不是「Your Asian」、「your American」或「your Korean」來侮辱我,盡管他根本不知道我是從哪裡來的。他需要使用一個羞辱我,傷害我的蔑語,這裡「Chinese」就正好可以用於傷害任何黃種人。

那麼「Chinese」的字面意思是什麼呢?「-ese」表示小的、微小的和不重要的,「China」的意思是堅硬的粘土或泥土,那麼放在一起「Chinese」就是用堅硬的粘土或泥土制成的微小的、微不足道的、「怪異」的東西。這真是一個莫大的侮辱!

我來自東亞,在那裡英國人曾經去過,征服、壓迫和羞辱過那裡的人民,並且把那個地方叫做 China,把那裡的弱小的、劣等、分文不值、帶有疾病的、蟲子一樣的的人叫做 Chinese,盡管他們知道我們的土地的名字叫做中央之國、中國。

我知道上天所創造的每一個人天生是平等的,我也熱愛我自己、我愛種族和我的故土,我絲毫沒有因為我的種族和文化背景而感到恥辱。

當別人叫我 Chinese 時我感到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就象是一個黑人被叫做了 Nigger。我記得我第一次來到美國時,我在田納西大學有一個名叫約翰的朋友,他的祖父來自中國的上海。很顯然他對他的身世和種族背景一點也不感到羞恥,但是每當別人問他是不是一個 Chinese 時,他會感到非常生氣並且說不是。他憎恨 Chinese 這個詞。我當時還不明白這是為什麼,現在我知道了。因為它是一個用來侮辱我們的種族的蔑稱,就相當於用於侮辱非洲人的 Nigger。

我來自一片我們稱之為中國的土地,我為我自己和我的故土而自豪。China 這個單詞無論在含義或發音上都無法體現出中央之國的本意,並且中央之國的人民絕對不應該叫做 Chinese。那些所謂的大不列顛人居然如此的不知廉恥和心胸狹窄,以這種帶有侮辱性的詞語來命名我們的國土和人民,這真一個莫大的悲哀。

幾百年以前,當那些所謂的優等的大不列顛人來到我們的中央之國時,看到了我們的人民,在那些英國人看來,這些與他們穿著迥異的中國人簡直不如狗和蟲子,他們身無分文、面黃體弱、帶有疾病、是從蟲子演變而來。於是這些優等的大不列顛人覺得應該用帶有貶低性的、侮辱性的詞 China 和 Chinese 來形容我們的人民和國土。我想僅從那些英國人對待我們的態度和方式,我們中國人就應該更加警覺和更早地懷疑 China 和 Chinese 是帶有惡義的詞語。難道你會認為那些大不列顛人會那麼文明地給我們這些蟲子起一個體面的名字?

可悲的是,那些大不列顛人在為這個蔑稱編造的故事中竟然沒有絲毫掩蓋他們對我們的惡意和偏見。他們宣稱我們的國家被稱為 China 是因為我們的景德鎮出產陶瓷。並且他們隨便地在 China 後面加上 -ese 來稱呼 China 的人民。那我們不禁要問:如果這是不列顛人為其他的國家和人民命名的方式,那麼為什麼不將意大利叫做比薩餅(Pizza)、意大利人叫做比薩餅人(Pizzese),因為意大利是因為比薩餅而聞名?為什麼不將德國叫做啤酒(Beer)、德國人叫做啤酒人(Beerese),因為德國人以喝啤酒而聞名,為什麼不將美國稱為玉米(Corn)、美國人叫做玉米人(Cornese),因為它因出產玉米而聞名?為什麼不將英國人叫做罪惡之地、英國人叫做雞姦者?因為大多數英國人都進行雞姦?

讓我們回到七十年以前,當時的中國人選擇共產主義並不是出於瘋狂,而是為了同不僅僅是來自國內的壓迫進行鬥爭,更是為了同英國人和日本人這些外來侵略者的壓迫和羞辱進行抗爭。這些侵略者來到中國並不是象他們的子孫所寧願相信的那樣是來提供援助的基督或救世主、傳播兄弟情誼的傳道士,而是作為掠奪者來到中國的。感謝上蒼,在主義者的領導下我們將這些強盜趕出了我們的家園。

每次當我聽到有人說我很自豪我是一個 Chinese 時,我感到無地自容。我們,這些來自中央之國的人,應該對英語和那裡的人有更深的了解。為自己的傳統、民族和中央之國而感到自豪是沒有任何錯誤的,但是你決不會聽到某個非洲人說我很自豪我是一個 Nigger,他們只是說我很自豪我是一個African。在很久以前,我們把小日本叫做倭寇,如果我們告訴小日本他們的漢語名稱是倭寇並且這樣當面稱呼他們,他們難道沒有理由生氣嗎?我們現在還這麼叫日本人合適嗎?如果他們自己還叫自己是倭寇這不是侮辱嗎?

如果現在我們還是被當面叫做 Chinese,難道我們沒有理由生氣嗎?這個由大不列顛人在幾百年前杜撰的用於侮辱貶低我們的蔑稱,難道我們到今天還要用它來稱呼自己嗎?

該是扔掉這些英國佬強加給我們的蔑稱的時候了,我們要用自己的稱呼並且找回我們的尊嚴。30年前伊朗就成功地將其英文名從波斯(Persia)該為伊朗(Iran),並將伊朗人叫做 Iranian,他們以被稱為 Iranian 而自豪,他們不會幼稚到稱自己為 Iranese。

在芝加哥一名出租車司機(在美國已入籍30多年了)再三堅持讓我稱他為 Asian 或 American,而不是 Chinese,這絕不是因為他們為自己的種族和背景而感到羞恥,也不是因為他們渴望被稱為美國人,而是許多中國人在不同的程度上都意識到 Chinese 這個字帶有貶義和侮辱性,極力回避這個單字。

許多來自中國的人乞求被稱為 Asian,這一點在最近的一部叫做 Big Lebowski 的電影 中表現得非常清楚,影片中男主角 John Goodman 大肆捉弄中國人,他嘲弄我們,嘲笑我們的怪異的行為,他想我們滿足於被稱為 C-ese。 那麼 Goodman 先生,請你記住:我們希望被稱為 Asian 是因為我們不想被叫做 Chinese。因為英語中沒有我們一個合適的稱呼,所以我們請求你叫我們為 Asian,這難道過分嗎?就象是黑人不願意被稱為 Nigger,我們當然不願意被稱為 Chinese。你這個卑鄙的、醜陋的肥佬、白癡,為什麼你一定要刺痛?

現在開始,我們在英語中應該這麼說:我來自 Central Kingdom of Sinai(希臘語中表示中國)或 C.K.,我是一個 Sinaian,或者我很自豪是一個 Taiwanan,而不是 Taiwan-ese。Sinai 在希臘語中表示中國,在英語中,Sinai是各路神仙居住的地方。

在聖經中,上帝就是在 Sinai 山給摩西十條戒律。 China、Chinese、Taiwanese 應該從官方字典中去掉。它是一個種族的蔑語並且對亞洲人民帶來了太多的侮辱和偏見。連那些學校裡的孩子、流浪漢和乞丐這些詞的含義。在講英語的世界裡,一直到今天還在縱容這種對我們同胞的侮辱和不公平的待遇,這真是一種恥辱。

有些人也許會質問:既然我們實際上並不是處於世界的中央,為什麼我們稱自己為中國呢?我不同意這樣的觀點,完全沒有必要將一個國家的具體地理位置同它的名字直接聯繫起來。比如說,不列顛聯合王國,難道真是一個聯合的王國嗎?根本沒有!並且這個國家也早已不復存在!那麼我們應該讓英國人將其國名改為罪惡之國(Sodom)並將英國人叫做雞姦者(Sodomese),因為這才最接近他們的本質?不,我們不會那麼做,英國人可以繼續將他們的國家稱為不列顛聯合王國,當然我們也可以將我們的國家稱為中國人的中央王國(Central Kingdom of Sinaian,C.K.),盡管我們並不是處於世界的中央。

我希望通過鏟除 C-ese 這個單字,我們的孩子在這塊土地上受到的歧視和傷害會少一些,他們將被稱為一個體面的、尊敬的名字,希望我們再也不用告訴孩子他們是 Korean 而不是 Chinese,盡管他們確實是中國人。我的一位朋友曾經這麼說,如果我們中國人能夠顯示我們在每個方面都比別人優秀,那麼 Chinese 的含義就會改變。我對此持懷疑態度。首先,我們不可能在每個方面都比其它種族優秀;第二,我們沒有必要在每個方面都比別人優秀來贏得尊敬和一個體面的名字。第三,即使我們在每個方面都比別人優秀,C-ese 的貶義也不會改變。飛人喬丹是一個 Nigger 並且在每一方面都非常優秀,難道他能改變 Nigger 的含義嗎?日本經濟上的成功能夠改變倭寇或 Japanese 的含義嗎?不能!他們做不到!這些詞必須徹底地從詞匯中根除,這是無可爭議的!

美國的黑人進行了艱苦的鬥爭去爭取被正式地稱為非裔美國人的權利,而不是被叫做 Nigger,在這個過程中許多人因此而獻出了生命。我希望我們中國人在爭取我們的權利時不要象黑人那樣艱苦和漫長。我知道有的人在背後對別人叫不同的名字,他們仍然在自己黑暗骯髒的臥室裡用 N-word、Chinaman、pale people 這樣的字眼。如果我們聽不到這些,這就不會對我們造成傷害。但是,我們絕不應該讓別人正式地、公開地、當面地叫我們 Chinese,並且默默地接受別人對我們每天進行公開的、肆無忌憚的貶低。

連那些學校裡的孩子、流浪漢和乞丐這些詞的含義。現在很多人出於漠然或用詞方便而使用 C-word,但是象流浪漢和乞丐這些人卻在利用這些蔑稱來傷害我們的心靈。這些蔑稱就象毒液一樣,那些體內充滿毒液的人總要用它來傷害別人。如果我們讓他們把毒液撒在我們身上,我們會受到傷害。否則他們必須拋棄這些毒液,或者留在他們自己的心裡去毒害他們自己和他們的家人。

現在讓我們拿出一點實際行動來:

有一件事情我們是可以做的:讓我們中國與台灣的領導人注意到這個事情,讓他們相信確實需要拒絕 C-ese 並且用我們自己的詞彙來描述我們的國家,還有去關心在其它語言中我們的名字。

請把這篇文章分發給你的家人、朋友、以及所有你認識的人。如果你願意加入我們的行動,請與我們聯繫。

請將您的意見和建議發送到:
United Sinaians 21 Kristin Drive #117 Schaumburg, IL 60195 USA
E-mail: Sinaian@aol.com

精彩的辯證

無論你是否耶穌的跟隨者都好,內容是有些長,但絕對值得大家花時間去看去思考生命的主宰……

「信耶穌不合科學。」一個哲學教授上課時說。他頓了一頓,叫了一個新生站起來,說:「某某同學,你是基督徒嗎?」

「老師,我是。」

「那麼你一定信上帝了?」

「當然。」

「那上帝是不是善的?」

「當然。上帝是善的。」

「是不是上帝是全能的?祂無所不能,對嗎?」

「對。」

「你呢?你是善是惡?」

「聖經說我有罪。」

教授撇撇嘴笑:「哈,聖經。」頓了一頓,說:「如果班上有同學病了,你有能力醫治他,你會醫治他嗎?起碼試一試?」

「會。」

「那麼你便是善的了……」

「我不敢這麼說。」

「怎麼不敢?你見別人有難,便去幫助……我們大部分人都會這樣,只有上帝不幫忙。」

一片沉默。

「上帝不幫忙。對嗎?我的弟弟是基督徒,他患了癌症,懇求耶穌醫治,可是他死了。上帝是善的嗎?你怎麼解釋?」

沒有回答。

老教授同情他了,說:「你無法解釋。對吧?」

他拿起桌子上的杯,喝一口水,讓學生有機會喘一口氣。這是欲擒先縱之計策。

「我們再重新來討論。上帝是善的嗎?」

「呃……,是。」

「魔鬼是善是惡?」

「是惡。」

「那怎麼有魔鬼呢?」學生不知道怎麼回答。

「是……是……上帝造的。」

「對,魔鬼是上帝造的。對嗎?」老教授用瘦骨嶙峋的手梳梳稀薄的頭髮,對傻笑著的全體同學說:「各位同學,相信這學期的哲學課很有興趣。」

回過頭來,又對站著的那同學說:「世界可有惡的存在?」

「有。」

「世界充滿了惡。對吧?是不是世上所有一切,都是上帝造的?」

「是。」

「那麼惡是誰造的?」

沒有回答。

「世界有不道德的事嗎?有仇恨、醜陋等等一切的惡嗎?」

該學生顯得坐立不安,勉強回答:「有。」

「這些惡是怎麼來的?」

沒有答案。

忽然老教授提高聲調說:「你說,是誰造的?你說啊!誰造的?」他把臉湊到該學生面前,用輕而穩定的聲音說:「上帝造了這一切的惡。對吧?」

沒有回答

該生嘗試也直視教授,但終於垂下了眼皮。

老教授忽然轉過身來,在班前踱來踱去,活像一隻老黑豹。同學們都進入被催眠狀態。

這時老教授又開腔了:「上帝造這一切的惡,而這些惡又不止息的存在,請問:上帝怎可能是善的?」教授不斷揮舞著他張開的雙手,說:「世界上充滿了仇恨、暴力、痛苦、死亡、困難、醜惡,這一切都是這位良善的上帝造的?對吧?」

沒有回答。

「世上豈不是充滿了災難?」停了一下,他又把臉湊到該新生面前,低聲說:「上帝是不是善的?」

沒有答話。

「你信耶穌基督嗎?」他再問。

該學生用顫抖的聲音說:「老師,我信。」

老教授失望地搖了搖頭,說:「根據科學,我們對周圍事物的觀察和了解,是用五官。請問這位同學,你見過耶穌沒有?」

「沒有。老師,我沒見過。」

「那麼,你聽過祂的聲音嗎?」

「我沒有聽過祂的聲音。」

「你摸過耶穌沒有?可有嚐過他?嗅過他?你有沒有用五官來感覺過上帝?」

沒有回答。

「請回答我的問題。」

「老師,我想沒有。」

「你想沒有嗎?還是實在沒有?」

「我沒有用五官來接觸過上帝。」

「可是你仍信上帝?」

「呃……是……」

老教授陰陰地笑了:「那真需要信心啊!科學上強調的,是求證,實驗,和示範等方法,根據這些方法,你的上帝是不存在的。對不對?你以為怎樣?你的上帝在哪裡?」

學生答不上來。「請坐下。」

該同學坐下,心中有說不出的沮喪。

這時,另一個同學舉起手來,問:「老師,我可以發言嗎?」

老教授笑說:「當然可以。」

學生說:「老師,世界上有沒有熱?」

教授答:「當然有。」

「那麼,也有冷嗎?」

「也有冷。」

「老師,您錯了。冷是不存在的。」

老教授的臉僵住了。課室裡的空氣頓時凝結。

這位大膽的同學說:「熱是一種能,可以量度。我們有很熱、加熱、超熱、大熱、白熱、稍熱、不熱,卻沒有冷──當然,氣溫可以下降至零下四百五十八度,即一點熱也沒有,但這就到了極限,不能再降溫下去。冷不是一種能量。如果是,我們就可以不斷降溫,直降到超出零下四百五十八度以下,可是我們不能。「冷」只是用來形容無熱狀態的字眼。我們無法量「冷」度,我們是用溫度計。冷不是一種與熱對立的存在的能,而是一種無熱狀態。」

課室內靜得連一根針掉在地上也能聽到。

「老師,」該學生竟又問:「世上有沒有黑暗?」

「簡直是胡混。如果沒有黑暗,怎可能有黑夜?你想問甚麼……?」

「老師,您說世上有黑暗嗎?」

「對……」

「老師,那麼你又錯啦!黑暗是不存在的,它只是無光狀態。光可分微光、亮光、強光、閃光,黑暗本身是不存在的,它只是用來描述無光狀態的字眼。如果有黑暗,你就可以增加黑暗,或者給我一瓶黑暗。老師,你能否給我一瓶黑暗?」

教授見這小子大言不慚,滔滔不絕,不覺笑了。這學期倒真有趣。「這位同學,你到底想說甚麼呀?」

學生說:「老師,我是說,你哲學的大前提,從一開始就錯了,所以結論也錯了。」

「錯了……?好大的膽子!」老教授生氣了。

「老師,請聽我解釋。」全體同學竊竊私語。

「解釋……噫,……解釋……」教授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待情緒漸漸平伏後,即使個手勢,叫同學們安靜。讓該同學發言。

學生說:「老師,您剛才所說的,是二元論哩。就是說,有生,就必有死。有一個好的神,也有一個惡的神。你討論上帝時,所採用的,是一個受限制的觀點。你把上帝看作一件物質般來量度,但是科學連一個「思維」,也解釋不了。科學用電力,又用磁力,可是卻看不見電,看不見磁力,當然,對兩者也不透徹了解。把死看作和生命對立,是對死的無知。死不是可以獨立存在的。死亡不是生命的反面,而是失去了生命。」

說著,他從鄰坐同學的桌內,取出一份小報來,說:「這是我們國內最下流的一份小報,是不是有不道德這回事呢?」

「當然有不道德……」

「老師,你又錯了。不道德其實是缺德。是否有所謂『不公平』呢?沒有,『不公平』只是失去了公平。是否有所謂『惡』呢?」學生頓了一頓,又繼續說:

「惡豈不是失去善的狀態嗎?」

老教授氣得臉色通紅,不能說話。

該學生又說:「老師,就是因為我們可以為善,也可以為不善,所以才有選擇的自由呢。」

教授不屑一顧:「作為一個教授,我看重的是事實。上帝是無法觀察的。」

「老師,你信進化論嗎?」

「當然信。」

「那麼你可曾親眼觀察過進化的過程?」

教授瞪瞪該位同學。

「老師,既然沒有人觀察過進化過程,同時也不能證實所有動物都還在進化之中,那麼你們教進化論,不等於在宣傳你們的主觀信念嗎?」

「你說完了沒有?」老教授已不耐煩了。

「老師,你信上帝的道德律嗎?」

「我只信科學。」

「呀,科學!」學生說。「老師,你說的不錯,科學要求觀察,不然就不信。但你知道這大前提本身就錯誤嗎?」

「科學也會錯嗎。」

同學們全體嘩然。

待大家安靜下來後,該同學說:

「老師,請恕我舉一個例子。我們班上誰看過老師的腦子?」同學們個個大笑起來。」

該同學又說:「我們誰聽過老師的腦子,誰摸過、嚐過,或聞過老師的腦子?」

沒人有這種經驗。

學生說:「那麼我們能否說老師沒……?」

全班哄堂大笑。

Loving Page

一天晚上,兩個決定分手的戀人,正在談判中。

女孩雙眼紅腫冷眼看了一看男的,便把剛才寫好的清單遞了給他:

檯燈──我買的。
書架──我買的。
相框──我買的。
時鐘──我買的。
椅子──我買的。
以上物品我將搬走。

男孩看了一眼,從桌上拿起一根筆,伏在桌前振筆疾書,也給她一張紙:

棉被──免費。
衣櫃──免費。
熱水瓶──免費。
電話──免費。
兩百封信──免費。
無數次的接送──免費。
陪著妳,照顧妳,等妳──免費。
妳愛逛街,我帶著妳到處跑──免費。
以上全部免費贈送,觀迎搬走。
所有的衣服、花朵──免費。
還有為妳焦慮,為妳歡喜,這些都是免費的。
以上全部都加起來,對妳的真愛仍是免費的。

女孩看後,剛收藏好的淚水又逐漸解放出來;她垂下頭,吸一吸鼻子,再膩_頭還是冷冷地看著男孩說:
以上所有東西我全都搬走,還有你──
我撰的,也要搬走!!

男孩二話不說便撲向女孩的懷抱裡,在她耳邊悄聲地說:
把我搬走吧!!讓找一世依賴著妳!!

當你站在你愛的人面前,你的心跳會加速;
當你與愛的人四目交投,你會害羞;
但當你站在你喜歡的人面前,你只感到開心。
但當你與你喜歡的人四目交投,你只會微笑。

當你和你愛的人對話時,你覺得難以啟齒;
當你愛的人哭,你會陪她一起哭;
但當你和你喜歡的人對話時,你可以暢所欲言。
但當你喜歡的人哭,你會技巧地安慰她。

當你不想再愛一個人,你要關上眼睛並忍著淚水;
當你不想再喜歡一個人,你只要掩住雙耳。

愛是日久生情……喜歡是一見鍾情,心裡便不會有第二個,
愛只會是專一去愛一個人,而喜歡可以喜歡一個以上,
愛是永遠的,而喜歡是短暫的,
可以一年、一個月、一星期……

但是您知道什麼是愛嗎?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
愛是不嫉妒;
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
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愛是永不止息。(林前13:4-8)

A Happy Marriage

Dear Abby helps us do that with a list of Ten Rules for a Happy Marriage from a couple who reached their 50th anniversary and successfully made their marriage a promise for life. See how many of these are rules you live by:

  1. Never both be angry at the same time.
  2. Never yell at each other unless the house is on fire.
  3. If one of you has to win an argument, let it be your mate.
  4. If you must criticize, do it lovingly.
  5. Never bring up mistakes of the past.
  6. Neglect the whole world rather than each other.
  7. Never go to sleep with an argument unsettled.
  8. At least once every day say a kind or complimentary work to your life partner.
  9. When you have done something wrong, admit it and ask for forgiveness.
  10. Remember it takes two to make a quarrel.

Someone else said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 successful marriage and an unsuccessful one is leaving just a few things unsaid each day. So we close this Marriage Builder with the sage advice from Odgen Nash:

"To keep love brimming in the loving cup, When you're wrong admit it and when you're right shut up!"

How to Write a Love Letter

What could be more romantic than receiving a love letter?A good old fashioned, hand-written love letter is still one of the best Valentines around, but don't just save it for February. A love letter is a powerful expression any day of the year.

You don't have to be Shakespeare to write the perfect love letter. All you need to know is how you feel. What makes a love letter so romantic is that it is deeply personal. It shows your beloved how well you know them, and that knowledge is the very stuff of love.

All you need to get started is a pen and some decent stationary. Use thick card stock with some texture to it rather than stationary with roses and cupids around the edges. The recipient is probably going to keep this letter for a long time. Writing on heavy card stock will help it last.

As you are writing be specific. Tell him exactly how he makes you feel and what he does that makes you feel that way. Write in the second person ( use "you" ) so that your letter speaks directly to him. Before you start writing, take a few moments to think about your beloved. The following questions can help to get your thoughts going:

You can start your letter anyway you like as long as you include his name. You don't have to be super-mushy right from the start, a simple "Dear _____" works well. Begin your letter with a very specific quality that you appreciate about him. Make the sentence exclusive – for example "I've never met anyone as _______ as you" or "No one has ever made me feel as____ as you do when you ____" Starting out this way shows him that he ranks higher than anyone else in your books – a great way to start a love letter.

As you write, tell him exactly how you feel. Use specific examples that show that you've been paying attention. Remind him of the things he has done that really meant something to you. Share a favorite memory and a hope for the future. Don't forget to say "I love you." It doesn't matter how long or short your letter is, as long as it's sincere.

There's no rule that says you have to use poetry in a love letter, but if you're stumped finding just the right words, one or two carefully chosen lines can work really well. If you don't have a poem in mind, there's a lot to choose from online. If you want to use something other than the usual classics, I highly recommend "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 by Leonard Cohen.

Once your letter is complete, read it over carefully and check for errors. This letter will be read over and over. You don't want a mistake spoiling the mood.

If you want to add an extra special touch, seal the envelope with wax. Sealing kits are available at most fine stationary stores, but a regular taper candle in a dark colour works just as well. Simply light the candle and carefully drip a small puddle of wax about the size of a quarter over the flap.

Once the letter is complete, drop it in the mail and wait for a great response. If you're lucky, you just might get a love letter yourself.

幸福是什麼?

幸福是睡得好……
幸福是您喜歡的人也喜歡您
幸福是隨便走走沒目的什麼也不想
幸福是冬天等巴士時喝熱維他奶
幸福是看一本精彩的好書
幸福是想起心上人而偷笑
幸福是情人用體溫為您送暖
幸福是生活簡單
幸福是和心愛的人一起看星

每個人都需要幸福
您幸福嗎?

57 Cents

這是一篇被翻譯了的真實故事,是從一位澳洲牧者的心聲分享中得知道的,很多人都被這故事深深觸動著。故事的主題是:神可以怎樣使用五毫七分。

一個正在啼哭的小女孩站在一所非常狹小的教會門外。因為教會的人多,她被擠了出來。教會的牧師遇上了她,聽她帶淚的傾訢,說:「我今天沒有主日學課了!」牧師看看她,是如斯衣衫襤褸,儀容也不甚整潔,心中大概了解箇中原因。便拖著她的手,領她進入主日學的課室,很不容易才為她找一個座位。

當天晚上,這小女孩在床上回想自己能上主日學課經歷,心中充滿感恩,同時,她也記念許多和自己相近的小孩,因為教會狹小,便沒有機會認識和敬拜主耶穌。

大概兩年後,這小女孩在她所居住的貧民區寓所內逝世。她的家人便邀請了那位慈心的牧者來為她處理身後之事;因為這位牧師巳成為她生前的摯友。

當他們正要把小女孩的身軀搬出去的時侯,一個大概是從垃圾堆拾回來小錢包跌了下來。錢包是又舊又破的,內中有一張字條,寫的明顯是小孩子的筆跡;內容也表露著一個孩童純真的希冀──它說:「這是獻給神,要把我們小小的教會建得大一點,讓更多的小孩子能上主日學!」錢包內還有五毫七分〈57cents〉。原來在過去兩年裡,這小女孩正為神和祂的教會積蓄金錢。

這位牧師讀了那小女孩的字條,眼淚是不能抑止地掉了下來。當主日崇拜時,牧師把小女孩的字條和那又殘又舊的紅色小錢包放在講壇上;然後,便把小女孩對神,對教會和對別人無私的愛宣讀了出來。牧師鼓勵教會的執事和會眾,要同心努力,完成這子女孩的遺願。

峰迴路轉,這小女孩的故事被一份報章知道了,並且把它刊登出來。接著,一位地產商在報上閱讀了這小女孩的意願,深被感動,便把一塊價值不菲的地段賣給那小小的教會、售價呢是五毫七分〈57cents〉!

五年內,那教會的肢體同心捐獻,並且因那小女孩感人的事蹟,各地也有獻金寄來,絡繹不絕。這小女孩的五毫七分〈57cents〉,也很快地就累積達 25 萬元,這是當時〈本世紀初〉一筆非常龐大的款項。

今天,你若到了美國的費城,望一望那所偌大的浸信聖殿教會〈Temple Baptistchurch〉,它的禮堂能容納 3300 人;還有那所聖殿大學〈TempleUniversity〉,及那間好撒瑪利亞人醫院〈Good Samaritan Hospital〉和一幢主日學大樓;你就曉得那小女孩的心願巳成真了──再沒有小孩子會因為教會狹小而失去上主日學和敬拜主耶穌的機會了。在這主日學大樓內,你也可以看見一幅畫照,正呈示著那小女孩歡悅的笑容,她的五毫七分〈57cents〉和那純真的奉獻,巳寫下一段傳奇的歷史。與這小女孩的畫照並列的,還有那位慈心的牧者的畫像,他們都在那裡見證神在人對祂的愛慕上所添上豐滿的祝福。

美國基督徒科學家建博物館推廣創造論

美國一群基督徒科學家計劃於肯塔基州(Kentucky)興建一所價值一千四百萬美元的博物館,教育下一代神是創造主,並指出達爾文進化論的謬誤。

該博物館名為 Creation Museum,將會於二○○四年落成。館內的最大特色是設有巨形的恐龍模型、伊甸園及挪亞方舟的模型,說明人類在犯罪之前與動物和平共處。另外,博物館為證明進化論之不可信,在館的中央位置掛有一條巨形的 DNA 模型,展示人的結構非常複雜,不可能由進化而來。館內亦設有真實的化石去證明進化論所用的「炭十四」(Carbon Dating)計算化石年歲並不準確。

美國以創造論為主題的博物館十分罕見,現時只有加州的 Institute for Creation Research一所。

上帝給基督徒的一封信

親愛的朋友:

今天早晨,當你起床的時候,我在旁端詳著你,並且希望你能和我說話;即使是幾句短短的字句,詢問我的意見或是為了昨天發生的一些事感謝我。但是我發現,你一起床就就很忙,忙著找適當我衣服穿去上班。我再一次等侯。

當你在房子裡東跑西跑,忙著出門時,我知道你有幾分鐘可能以停下來和我打個招呼,但,你還是太忙了。後來,你有十五分鐘,呆坐在椅子上,什麼都沒有做。然後你突站起來,我想你大概要對我說話,沒想到你竟然跑到電話那兒撥了號碼給朋友閒聊一番。我看你真的沒空和我聊一聊。

結果午餐的時候,你四周圍望了一下。或許你覺得在他人面前和我說話很丟臉,所以你也沒有雙低頭向我謝飯。你看到前面幾張桌子有你的朋友在開動之前簡短地對我說了幾句話但是你還是沒法做到沒關係,反正還有時間,我希望你可以和我說說。

你下班回家了,但好像你還有很多事要忙,做了幾件事後,你打開電視,我不知道你是否喜歡看電視,你拿著選臺器一個個頻道不斷地跳著。你每天花很多時間坐在電視機前,腦袋空空毫無思索,只是欣賞著節目。我還是很有耐心地等你看完電視,吃完晚餐,但是你還是不理會我。

上床的時間到,我猜你大概累壞了。你向家人道晚安後。一股腦兒地躲進被窩裡,準時倒頭就睡。那也沒關係,因為你可能沒發現我隨時在你身旁守候著你,我有的耐性是遠超過你所思所想的,我甚至想教導你如何對待人也要有耐心,我非常愛你,以至於我每天等候係向我點個頭,禱告,想到我,或者從內心深處說出你對我的感謝。單向的會話實在很難……

嗯,你又起床了,你一次次地起床,我會一直用愛等候,盼望今天能給我一點時間。

祝係順心如意

你的摰友,上帝


默想:

朋友,我們是否常因為忙碌,害羞或信心不足等因素,常常忽略了和上帝說話呢?雖然我們是如此軟弱,但上帝卻一直與我們同在。深愛著我們,並且願意用一顆寬容的心,等待我們再次的歸向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