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醫的故事

有一個富翁因為實在太富有了,所以凡事都要求最好的。
有一天他扁桃腺發炎,照理這不過是一個小毛病,
任何一個耳鼻喉專科醫生都可以看得好,但是由於他求好心切,
他一定要找到一個最好的醫生來為他診治。
他花費了無數的金錢,走遍各地尋找醫病高手,
他一地一區的走,每個地方都告訴他當地有名醫,
但是他認為一定還有更好的醫生,所以他又繼續在找。
直到有一天他路過一個小村莊,扁桃腺早已惡化成膿,
病情變得非常的嚴重,必須馬上開刀,否則性命難保。
但是當地卻沒有一個醫生,這個富有的人,
居然因為一個小小的扁桃腺發炎而一命嗚呼!

默想:

你是否在生活中給自己太高的期望,
以致反而不能好好的享受你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請仔細思考你目前所有的,
包括:一個仍然健康的身體、家庭、事業、人際關係,
學習從其中珍惜,並且以歡喜的心享受所擁有的,
凡事存著感恩的心,我們會活得更快樂和有意義!

我在香港的日子(林婕)

還記得今年年初教育署長致全港教師和校長的 E-Mail 嗎?她提及了一位成積優異的新移民學生因受歧視而自殺,那位同學就是以下這篇文章的作者--林婕。但願我們能透過她的這篇遺作,喚醒我們的愛心,多點去關心身邊有需要的人!


薄薄的一封信,改變了我的一生。

這是一封來自移民局的信,牛皮信封裡,只有一張巴掌大的紙條,但卻是沉甸甸的。的確,我可以去香港定居了!看完那幾行模糊不清的小字,我怔住了!香港,我曾經夢寐以求的地方,可是如今,我已不再嚮住──我怎麼捨得養育了我十來年的故鄉?抬起頭,看見父母臉上綻放的笑容,我強忍住淚水,擠出了並非發自內心的一句話:「太好了!我終於可以去香港了!」

無情的銀鷹,硬是將我從故土溫柔的懷抱中載上灰濛濛的天空。望著窗外褪色的山崗,撕碎了的雲朵,我黯然淚下。爸、媽,你們可知道,我當時多想燒毀那可惡的單程證啊!可是我並沒有那麼做,因為我明白,你們決定移居香港,是為了我的前途。

初到香港,我們住進了破損不堪的臨屋區。三張無奈的面孔,鑲著生硬的微笑。我還以為香港這一繁榮的城市,應該是處處高樓屹立,可沒想到,天堂的一角,也可如此的地方。狹窄的鐵皮屋子,站兩個人已嫌擠迫;流浪貓狗隨處可見,又髒又臭,令人惡心;還有體大如貓,數頻若人的老鼠危害人家,散播病疫!這是人住的地方嗎?想想我的老家,寬敞舒適的房屋,整齊潔淨的家具……真是天差地遠啊!

陌生的語言,陌生的臉孔,陌生的街頭──一切要從零開始。所帶來的錢熬不了多久,況且在港的親戚也不富裕,無法給予我們經濟上的幫助,是爸媽四處奔波,一面忙著找工作,一面為我找學校。他們可真辛苦啊!

我的英文水平差,為了打好基礎,我決定降級三年,從小學讀起。然而好的小學不肯收我,只好被派往一所鄉村小學。

天哪!我在內地就讀的可是省級重點中學,而如今卻被貶到僅有五六十個學生的鄉村小學。那時的我真無法接受!曾經繁華的校園,變成了凹凸不平的村路;曾經宏偉的教學樓,變成了幾堵簡陋的牆壁;曾經幽雅寧靜的環境,變成了昆蟲的集聚點……你讓我如何去接受?哭啊,鬧啊,就是不願面對現實。

媽媽寬慰我說:「不讀這所小學,你只能去最差的中學。乖,你現在吃點兒苦,這兩年拚一拚,考上好的中學,就輕鬆多了!」是啊,媽說得對!後來父母幫我請了補習老師,希望我能盡快趕上當地的英文課程。我依然清晰的記得,我做的第一份習作,是小學二年級的!當時的心情確難形容,這簡直是恥辱!

而爸爸媽媽受的委屈也不少啊!新移民難找工作,我的父母也不例外。語言的障礙、種種的歧視阻撓著他們。爸爸的身體向來不好,十分需要靜心休養;媽媽的活兒,是酒樓的侍應,一整天下來,除了走,就是站,使她的腰疼病又復發了。可是為了我,為了這個家,他們別無選擇的,只能咬緊牙關撐下去。爸爸媽媽每天起早摸黑,而所賺來的錢,只能勉強應付日常生活上的開支。至於添置家具、電器、衣鞋,都是些如夢般的空想。於是爸爸下班回家,總會不時到附近的屋村兜一圈,看看有沒有甚麼適用的東西,然後用其靈巧的雙手,修修補補,拆卸裝置。漸漸地,電冰箱、洗衣機、床、衣
櫃、書檯填滿了屋子──誰會想到這些竟是被人遺棄的破爛啊!

初來港的第一年是最難熬的,我幾乎每晚都以淚洗面。同學們都看不起我,愛以「大陸妹」稱呼我;他們知道我不懂粵語,就常以此來捉弄我後來他們知道我的年齡比同級的學生稍長,又以此為話柄,取笑我「老」……同學的白眼、冷嘲熱諷,就像一把把鋒利的刺刀,戳向我的心窩。我很費解,我到底做錯了甚麼?難道「我來自內地」就是我的罪過嗎?這些外來的壓力、心靈上的創傷,我都不曾告訴過父母,因為他們的擔子已經夠沉重的了,我不希望他們再為我操心。

每當看到父母日益消瘦的身軀,逐漸憔悴的面容,就會激起我克服困難、勇往直前的決心。內地的好友們,不斷來信勉勵我、啟發我,使我上進,我的決心也更堅定了。對,我絕不比香港的學生遜色!在老師不倦的輔導和自己不懈的努力下,我的成績有顯著的提升。後來的幾次考試,我總是全班第一。至於英文,就再也不是我的弱點了!站再高高的領獎台上,我為父母感到欣慰,也為自己感到自豪。

日子逐漸好起來了。九六年初,我們搬進了公共屋村,雖然生活仍很拮据,但一家人和和睦睦,過得很是愉快。同年夏天,我亦考進了一所一級中學,父母笑得更燦爛了。可不是,他們的心血終沒白費。望見父母的笑臉,我的心堬6殿楫滿A慶幸自己所付出的,得到了回報。

現今回想起來,明白到人的一生,若沒有小風小浪,就猶如一杯白開水──平淡無味。曾經的酸澀,換來如今的甘甜,我覺得是值得的!要走的路還很長,絆腳石無處不在,我定會再接再厲,發奮圖強,迎接新的挑戰,開創美好光明的未來!

談悔恨(劉墉)

我們可以轉身,但是不必回頭,即使有一天,發現自己錯了,也應該轉身,大步朝著對的方向去,而不是一直回頭怨自己錯了。

人生路,不回頭

一個多年沒見過的女學往,突然跑來,要我幫忙向她的男朋友求情。

「妳要我去找妳的男朋友,當說客?」我不敢置信地問:「他不是向來對妳百依百順嗎?」

「是啊!是啊!」女學生直點頭。

那男孩子我認識,以前常陪這女生來上課。女生站在那兒畫石膏像素描,男孩就坐在旁邊看。女生畫不好,心急冒汗,男孩過塊幫她擦汗,一邊擦還一邊挨罵。

「現在情況不同了。」女生對我說:「都怪我,還是常發脾氣,一氣就要他走遠點。每次他走,都隔一下就打電話回來,問我還氣不氣。可是前兩個月,有一天,他走了,沒打電話,也沒回來,他再也沒回來找我,老師!你知道我多麼愛他,五年了耶!你看到的。現在他居然不理我了。」

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把男孩子找來。

「是不是有人要老師找我?」男孩子居然開門見山地說:「沒用的,她己經托了一堆朋友了。」

「為什麼?」我問。

「因為當我離開她家那天,我就告訴自己,這次絕不回頭。」

男孩子走了,我坐在那兒好半天,心裡很不是滋味,不只為調解失敗而不是滋味,更因為咀嚼他斬釘截鐵的那句話。


「絕不回頭!」

多麼熟悉的一句話啊!

苦海無涯,回頭是岸。浪子回頭金不換。

從小到大,總聽到要人回頭這句話,好像一回頭,事情就能化解、仇怨就能消除,錯誤就能補償。

可是,在同一時間,我們也總被灌輸一種「不回頭」的觀念

小時候,聽人講鬼故事,說狐仙。
「沒樂到家的狐仙,還一臉狐狸像,後面夾個大尾巴,牠不敢正面衝入來,只敢從後面拍拍你的肩膀,叫你的名字。」說的人瞪大眼睛:「所以半夜一個人在野地走,有人拍你肩膀、叫你名字,你可千萬別回頭,一回頭就會被牠一口咬斷喉嚨.....」


少年時讀聖經「創世紀」的故事,有個叫所多瑪的城市,因為罪惡深重,上帝要把它毀滅。

但是所多瑪城裡有羅德一家好人,上帝就派天使去把羅德夫婦和他們的兩個女兒帶出城,並對他們說「逃命吧!不可回頭看!」

沒想到羅德的妻子走在最後面,捨不得家園,偷偷回了一下頭,立刻變成了一根鹽柱。

那聖經故事的插圖,我記得很清楚,一尊回頭的石像,直直地立在荒野之中,爬滿了藤蔓。


上大學,看了部當時名演員楊群的電影。片名忘了,只記得楊群飾演個很善良的醫生,因為受人陷害而被判死刑。

「我死了沒關係,可是我半生研究的醫術、藥方,如果不能傳下去救世人,就太可惜了。」楊群臨刑感慨地說。

好心的劊子手就教他:「我不能不殺你,但是可以給你點時間,回你的家,把藥方寫完,再下陰間。記住!當我手起刀落,你心裡默念你家鄉的地名,拼命往前跑,後面會有很多人叫你,你可千萬別回頭。」

醫生的魂魄就這樣跑回家,在他妻子的協助下完成了「遺願」。


大學畢業,在電視公司做了五年記者,每天報黃金檔的新聞,卻覺得愈來愈空虛、愈來愈不足。於是決定辭職,出國進修。

我把想法告訴岳父。岳父來回喥著方步,說我人正紅,收入也高,捨不捨得?又有沒有把握在美國念得下去?隔了半天,他說:「我不反對,只是如果你決定了,就再也別回頭!」

岳父淡淡的這句話,真重,讓我背著,硬撐了一段艱苦的歲月,其間,國內的電視公司不知開了多少優厚的條件,我都「沒回頭」。

所以當男孩不聽勸,說他絕不回頭的時候,我怔住了。發現從小到大,我們「不回頭」的時間遠比「回頭」的多,甚至可以說我們受到的教育非但不是「回頭是岸」,反而是「絕不回頭」。


今天下午,帶女兒去看星際大戰(Star Wars)這部喬治盧卡斯的「新搖錢樹」,是描述前面三集中男主角「天行者」(Sky Walker)的童年。

跟母親一起身陷為奴隸的「小天行者」,有著過人的膽識,居然參加星際大賽車,得到第一名,而能獲得自由。

小天行者的母親,送孩子離開的時侯,摟著兒子說:「你要勇敢,不要再回來!不要再回來!(Be Brave! Don't come back, Don't come back!)。」

電影散場了。十歲的女兒突然問我:「爹地!小天行者的媽媽為什麼叫他不要回來?她難道再也不想看到她兒子了嗎?」

我對女兒笑笑:「這個問題,爸爸以前也想不通,但是現在想通了。其實我們每個人生下來就不能回頭。想想!妳從媽媽肚子裡出來,能回頭嗎?妳出來就回不去了。」

時間是往前走的,鐘不可能倒著轉,所以一切事只要過去,就再也不能回頭。

回頭是危險的,一邊跑一邊回頭的人絕對跑不快,而且容易摔倒;總是回頭緬懷過去的人,就不容易開創未來。所以,這世界上即使看來像回頭的事,也都是面對著完成的。就好像我們出門發現忘了帶樣東西,你不會倒退著走回家,而是轉身回家。

「我們可以轉身,但是不必回頭,即使有一天,妳發現自己走錯了,妳也應該轉身,大步朝著對的方向去,而不是回頭怨自己錯了。」

我對女兒說:「記住!人生路,是不能回頭的!」

你還是堅持原來的樣子嗎?

有一條小河流從遙遠的高山上流下來,經過了很多個村莊與森林,最後它來到了一個沙漠。它想:「我已經越過了重重的障礙,這次應該也可以越過這個沙漠吧!」當它決定越過這個沙漠的時候,它發現它的河水漸漸消失在泥沙當中,它試了一次又一次,總是徒勞無功,於是它灰心了,「也許這就是我的命運了,我永遠也到不了傳說中那個浩瀚的大海。」它頹喪地自言自語。

這時候,四周響起了一陣低沉的聲音,「如果微風可以跨越沙漠,那麼河流也可以。」原來這是沙漠發出的聲音。

小河流很不服氣地回答說:「那是因為微風可以飛過沙漠,可是我卻不行。」

「因為你堅持你原來的樣子,所以你永遠無法跨越這個沙漠。你必須讓微風帶著你飛過這個沙漠,到你的目的地。只要願意你放棄你現在的樣子,讓自己蒸發到微風中。」沙漠用它低沉的聲音這麼說。

小河流從來不知道有這樣的事情,「放棄我現在的樣子,然後消失在微風中?不!不!」小河流無法接受這樣的概念,畢竟它從未有這樣的經驗,叫它放棄自己現在的樣子,那麼不等於是自我毀滅了嗎?「我怎麼知道這是真的?」小河流這麼問。

「微風可以把水氣包含在它之中,然後飄過沙漠,到了適當的地點,它就把這些水氣釋放出來,於是就變成了雨水。然後這些雨水又會形成河流,繼續向前進。」沙漠很有耐心地回答。

「那我還是原來的河流嗎?」小河流問。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沙漠回答。

「不管你是一條河流或是看不見的水蒸氣,你內在的本質從來沒有改變。你會堅持你是一條河流,是因為你從來不知道自己內在的本質。」

此時小河流的心中,隱隱約約地想起了似乎自己在變成河流之前,似乎也是由微風帶著自己,飛到內陸某座高山的半山腰,然後變成雨水落下,才變成今日的河流。於是小河流終於鼓起勇氣,投入微風張開的雙臂,消失在微風之中,讓微風帶著它,奔向它生命中(某個階段)的歸宿。

附註:

我們的生命歷程往往也像小河流一樣,想要跨越生命中的障礙,達成某種程度的突破,往真善美的目標邁進,也需要有「放下自我(執著)」的智慧與勇氣,邁向未知的領域。

也許你可以試著問自己
你的本質是什麼?
你緊抓不放的是什麼?
你要的究竟是什麼?

珍惜所愛

深宵駕車回來,收音機播放盧冠廷的陪著你走,腦海不禁泛起這段故事。

老婆婆的個子不高,但很胖,走路時需要手杖支持。每兩個月老公公便伴著老婆婆回來複診。她患有高血壓。某夜,老婆婆左邊身麻痺入院,電腦掃描顯示右腦出血。我如實告訴老公公,他沒有作聲茫然地看著我,淚光閃動。出乎意料,老婆婆的情況不壞,頭腦清醒。入院後第五天,她問我:這兩日我丈夫怎麼沒有來探我?

一名紅衣學護悄悄告訴我,那天老公公心肌梗塞,入了對面的男病房。兩老沒有孩子,最親的是姪兒。姪兒帶了兩瓶果汁來醫院先探望老公公,再去女病房。又過了幾天,老公公的病情剛穩定下來,便嚷著出院照顧老伴。一輪討價還價後,主治醫生想出折衷辦法。老公公換上自己的衣服,坐進輪椅,由工友推到女病房門口,醫生跟在一旁以防不測。他蹣跚地站起來,攜著姪兒送的果汁,走到老伴床邊說:買給你的。這幾天不見你,病了麼?不是,老公公擠出笑容道:姪孫結婚,我幫他打點。那是我聽過最動人的一個謊話。人生就像天氣,可預料,但往往出人意表。

老公公的心臟一天一天的復元,正準備出院那天,竟突然惡化,撒手塵寰。辦理完死亡證,姪兒走到女病房找我,要求暫時別告訴老婆婆,免她受剌激。巡房時老婆婆又問:丈夫帶來的果汁也喝完了,怎麼不見人?小紅衣學護哄道:你忘了嗎?姪孫還有兩天便結婚啦!老公公挺熱心。次天早晨,我發覺床頭多了一瓶果汁,小紅衣正向老婆婆說:老公公剛來過,但你睡得很沉,他放下果汁就走了。小紅衣轉身時發覺我在旁,窘得雙頰比制服更紅。我微微一笑,只盼她那顆愛心,不為歲月冷卻。當天下午,護士長忽然察覺坐在沙發的老婆婆沒有呼吸,我迅速跑去一手抱起她,放上病床急救;二十分鐘後,我宣布失敗。我一邊寫記錄,一邊想起《陪著你走》的歌詞:

如果走到這世界邊端,我倆已是無力前行,跟我一起飛去……

護士長走過來說:猜不到你那麼大力,一手可抱起她。老婆婆的確很胖,但很輕,因為她的靈魂已飛走了。


「永遠」只有兩個字
卻沒有人也沒有文字可以說的完全
真正的永遠是藏在心裡面
儘管天會變 人會老
回憶會隨著時間的河流愈走愈淡
也許不是承諾也許從未說出口
卻不會隨著短暫的生命而消失

~*v*~++~*v*~
精亦求精的真
永遠微笑對待

失戀

有一天,一個失戀的人在公園哭泣……

這時一位哲學家走來,輕聲的問他說:「你怎麼啦?為何哭的如此傷心……」
失戀的人回答說:「嗚∼∼我好難過為何他要離我而去。」
不料這為哲學家卻哈哈大笑,並說:「你真笨。」
失戀的人便很生氣的說:「你怎麼這樣,我失戀了,已經很難過,你不安慰我就算了,你還罵我。」
哲學家回答他說:「傻瓜,這跟本就不用難過啊,真正該難過的是他。因為你只是失去了一個不愛你的人;而他卻是失去了,一個愛他的人及愛人的能力。」

黑點

有位老師進了教室,在白板上點了一個黑點。他問班上的學生說:「這是什麼?」

大家都異口同聲說:「一個黑點。」

老師故作驚訝的說:「只有一個黑點嗎?這麼大的白板大家都沒有看見?」

試想:

你看到的是什麼?

每個人身上都有一些缺點,但是你看到的是那些呢?是否只有看到別人身上的「黑點」卻忽略了他擁有了一大片的白板(優點)?

其實每個人必定都有許多的優點,換一個角度去看吧!你會有更多新的發現。

媳婦與女兒

有二個婦人在聊天,其中一個問道:「你兒子還好吧?」

「別提了,真是不幸哦!」這個婦人歎息道:「他實在夠可憐,娶個媳婦懶的要命,不燒飯、不掃地、不洗衣服、不帶孩子,整天就是睡覺,我兒子還要端早餐到她的床上呢!」

「那女兒呢?」

「那她可就好命了。」婦人滿臉笑容:「他嫁了一個不錯的丈夫,不讓他做家事,全部都由先生一手包辦,煮飯、洗衣、掃地、帶孩子,而且每天早上還端早點到床上給她吃呢!」

試想:

同樣的狀況,但是當我們從我的角度去看時,就會產生不同的心態。站在別人的立場看一看,或在對方的角度想一想,很多事就不一樣了,你可以有更大的包容,也會有更多的愛。

神蹟

法國一個偏僻的小鎮,據傳有一個特別靈驗的水泉,常會出現神蹟,可以醫治各種疾病。

有一天,一個拄著拐杖,少了一條腿的退伍軍人,一跛一跛的走過鎮上的馬路,旁邊的鎮民帶著同情的回吻說:「可憐的傢伙,難道他要向上帝祈求再有一條腿嗎?」

這一句話被退伍的軍人聽到了,他轉過身對他們說:「我不是要向上帝祈求有一條新的腿,而是要祈求祂幫助我,叫我沒有一條腿後,也知道如何過日子。」

試想:

學習為所失去的感恩,也接納失去的事實,不管人生的得與失,總是要讓自已的生命充滿了亮麗與光彩,不再為過去掉淚,努力的活出自己的生命。

釣竿

有個老人在河邊釣魚,一個小孩走過去看他釣魚,老人技巧純熟,所以沒多久就釣上了滿簍的魚,老人見小孩很可愛,要把整簍的魚送給他,小孩搖搖頭,老人驚異的問道:你為何不要?

小孩回答:我想要你手中的釣竿。

老人問:你要釣竿做什麼?

小孩說:這簍魚沒多久就吃完了,要是我有釣竿,我就可以自己釣,一輩子也吃不完。

我想你一定會說:好聰明的小孩。

錯了,他如果只要釣竿,那他一條魚也吃不到。

因為,他不懂釣魚的技巧,光有魚竿是沒用的,因為釣魚重要的不
在「釣竿」,而在「釣技」。

有太多人認為自己擁有了人生道上的釣竿,再也無懼於路上的風雨,如此,難免會跌倒於泥濘地上。就如小孩看老人,以為只要有釣竿就有吃不完的魚,像職員看老闆,以為只要坐在辦公室,就有滾進的財源。